给勇士颁发冠军奖杯的副总裁居然还有中国血统

  按照往年的惯例,NBA选秀大会的首轮,是由NBA总裁亚当萧华来宣布结果,而到了第二轮,则会换成副总裁马克塔图姆来进行宣布。而在每年的选秀大会开始前,塔图姆也有一个他的惯例,那就是在选秀日当天,他会选择搭乘纽约的地铁,从位于曼哈顿的NBA办公室,前往举办选秀大会的巴克莱中心。

  虽然已经做到了NBA副总裁这样一个高位,但塔图姆却在很多方面,还保留着过去的生活习惯。除了坐地铁出行之外,他目前居住的房子,也是他从孩童时代起就一直生活和成长的地方。而他的旧房子,离巴克莱中心也不远。

  “这种感觉非常好,因为我从来没有丢掉过自己从哪里来这个元素,”塔图姆说,“我觉得自己收到庇佑。因为我不过就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孩子,而我特别喜欢我们能够在布鲁克林进行选秀,这里是我的家乡。”

  马克塔图姆今年52岁,在2014年正式成为NBA的副总裁,是萧华的得力干将。对中国的NBA球迷来说,第一眼看到塔图姆,就会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因为在面容上,他长得就更加接近亚洲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塔图姆的爸爸查理塔图姆是一位来自牙买加的移民,而在越战期间,他跟随美国空军到越南,在那里他结识了塔图姆的妈妈金塔图姆。而塔图姆妈妈这一家人,是从中国移民到越南去的。所以在马克塔图姆的身上,也有中国的血统。正因为如此,塔图姆也仿照萧华,给自己起了一个方面中国同事和球迷记住的中文名——谭惠民。

  在马克塔图姆年仅1岁的时候,老塔图姆结束了在越南的服役,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回到美国,在布鲁克里扎根生活了下来。“我的祖母也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并帮父母照看我和我的兄弟们,”塔图姆回忆说,“当时我们经常吃牛尾饭,还有豌豆、咖喱鸡肉和咖喱羊肉。直到现在,牛尾饭和豌豆以及炸芭蕉还是我最喜欢的食物,这些都是因为祖母从小把我带大的原因。而我妈妈是一个在越南长大的中国人,所以她也会给我们家里带来一些亚洲风味的食物,有河粉汤,还有各种不同的米饭以及面条。”

  这样丰富和充满不同的家庭氛围,给了马克塔图姆非常良好的成长环境。不过,当他走出家门的时候,却能感受到来自外界那直接且明显的恶意。在小时候,他不记得有多少次被用带有种族色彩的名字所称呼,加上他居住的社区也有很多其他族裔的人,彼此之间的摩擦与冲突,以及进而催生的暴力事件,都让塔图姆在小时候过得战战兢兢。

  “有些时候,小孩子也能变得很残忍,”塔图姆回忆说,“我记得我刚上小学不久,我就有了很多不同的绰号,有人叫我布鲁斯李(李小龙的英文名),还有很多孩子朝我拉眼角,以此来嘲笑我。我当时处境很艰难,因为在当时,周围并没有太多看起来像我这个模样的人。那是在上世纪70年代。而当你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最不希望的一种情况,就是自己与众不同。所以对于还是孩子的我来说,当时我经常处在很矛盾的心态中。”

  跟很多要面对类似问题的美国孩子一样,马克塔图姆将情绪宣泄的出口,选在了运动场上。他跟自己的朋友们,开始在路灯杆上做简易的篮筐,开始打篮球。在这某种程度上,算是他与篮球结缘的开始。

  不过,在青少年时期,塔图姆最喜欢的运动还是棒球。纽约浓厚的棒球文化氛围,让塔图姆感受到了运动的魅力。后来进入康奈尔大学读书期间,他也是学校棒球队的二垒手。

  “我当时的梦想,是去纽约扬基打二垒手,”塔图姆说,“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这项运动上,练得非常刻苦,还搞到了很多不错的棒球手套。整体上我觉得自己打得不错,当时他们用一个吸尘器的牌子‘胡佛’给我起绰号,形容我像一个吸尘机一般,把场上的一切都吸过来。我真的很喜欢在场上成长的感觉。”

  通过运动,塔图姆获得了强健的体魄,也磨练了自己的意志。在他自己还对成为棒球明星充满梦想的时候,塔图姆的父母却更加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获得良好的教育。塔图姆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待,1991年,他在康纳尔顺利地拿到了商业管理的学士学位,1998年,他又在哈佛商学院拿到了MBA,这让他有了足够的资本去闯荡。

  1998年从哈佛毕业之后,塔图姆进入了美国职棒大联盟MLB。虽然跟他之前设想的棒球运动员身份不同,但他毕竟还是进入了棒球领域,进入了MLB的企业赞助部工作。“我父母总是非常关注我的教育,”塔图姆说,“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获得了良好的交易,才能获得好的工作。’而我真的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一年之后的1999年,在MLB积攒足够经验的塔图姆,朝当时正在崛起的NBA投出了自己的简历,应聘一个与赞助商相关的岗位。而面试他的人,正是联盟历史上的传奇总裁大卫斯特恩。

  “我记得面试开始前,我就对自己说:‘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见到大卫斯特恩。’他当时真的是一位传奇般的人物,”塔图姆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次,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然后跟我说:‘我讨厌哈佛商学院的人。’我在跟他见面前就告诉自己,不管他说什么都要保持自信,所以我就回应说:‘真的吗?对于一个讨厌哈佛商学院毕业生的人来说,你倒是雇佣了不少从那里出来的人呢。’他说:‘都有谁?’于是我就列出了每一个当时在NBA工作的哈佛商学院毕业生。他听完后回答:‘你说的对。’于是那个周五的面试就这样结束了。”

  回到自己在MLB的办公室后,塔图姆就发现,有一条来自NBA人力资源部门的电话留言。“我当时的感觉是:‘哦,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消息。’”塔图姆说,“我回电话过去之后,得到的回应是:‘我不知道你跟大卫斯特恩说了什么,但他说要立马雇佣你。’”

  就这样,塔图姆开启了自己在NBA的工作生涯,一干就是二十多年。2014年,对塔图姆有知遇之恩的大卫斯特恩退休,亚当萧华接替斯特恩的位置,成为联盟的新任总裁。塔图姆的职位也同时获得提升,他成为了NBA的副总裁,同时也是联盟的首席运营官。

  在整个北美职业体育圈里,塔图姆一下子成为了职位最高的少数族裔人士,当他登上这个高位,不止依靠自己的肤色。多年的工作,让他在很多领域都有广泛的人脉和经验。目前他的指责主要包括促进NBA在高科技领域的进步,主管NBA的非洲篮球联赛,还有就是要继续开拓中国和印度市场。

  从2013年开始,除了受到疫情影响的2020年,其他每一年NBA的选秀大会,都是在布鲁克林的主场巴克莱中心举办。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塔图姆参与到选秀大会的结果宣布当中。此前不管是大卫斯特恩还是亚当萧华,纽约的球迷总会在两人出现的时候给他们送上嘘声。可是当塔图姆出现后,纽约球迷对于这位土生土长的布鲁克林人,更多时候还是报以善意的掌声和欢呼。

  “每一次选秀结束时,我都身处布鲁克林,”塔图姆说,“这里真的就是我长大的地方,这个场馆就在亚特兰大大街旁边。过去我就经常在这一战下车,然后走路去我高中。所以我经常会忍不住地想,想到那些我念出名字的孩子们。每一年,我最喜欢的时刻之一就是选秀之夜,因为我总能想到那些梦想要在NBA打球的孩子们。他们一直在为此努力,只为了实现梦想。而当我喊出他们的名字是,他们的梦想就变成现实了。这真的是一种无法想象的骄傲,不止是那些孩子们的骄傲,也是他们家庭的骄傲。”

  对塔图姆来说,他本人也在今年迎来了一个让他值得骄傲的时刻。今年总决赛第六战,联盟总裁亚当萧华因为触发了联盟的健康与安全条款,所以无法亲自到波士顿的TD花园,给夺得冠军的勇士颁奖。于是,塔图姆接替萧华,承担起这个重任。

  塔图姆说,他在这个时刻真正到来之前,做了很多的心理建设,萧华也在第六战终场哨响之前,给他发来鼓励的短信。面对全美直播的镜头,塔图姆做出了一段不俗的总结演讲,随即把冠军金杯递到了勇士的手里。

  “我觉得这是我一生里最棒的时刻之一,”塔图姆的父亲说,“我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湿润了,而他的妈妈哭得比我还厉害。”

  而马克塔图姆则希望通过自己的经历和过往,给更多少数族裔的孩子们以希望和指引。“我想对那些年轻的孩子们说,真的是一切皆有可能,”塔图姆说,“你需要一直努力,保持专注度,做好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就是要敢想敢做梦。”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

西布朗队西布朗队

  加倍是争四敌手托特纳姆热刺和曼联同时“掉链子”,本赛季正在英冠的发扬也并不太理思。士气上面来说比利亚雷亚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