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壕俱乐部诞生!沙特王储27亿收购纽卡其他英超俱乐部:!

  北京时间10月8日凌晨,英超纽卡斯尔联俱乐部(以下简称“纽卡”)官方宣布,由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会(Public Investment Fund,简称PIF)主导的财团,以约3.0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7亿元)的价格,完成了对这家英格兰老牌球会的收购。

  虽然人们对于中东土豪的财富见怪不怪了,但这一次的财团的实力还是让球迷们大开眼界——PIF是沙特的国家主权基金,实际控制人是沙特阿拉伯王储·本·萨勒曼(以下简称为“小萨勒曼”)。据外界估算,王储的个人财富约为3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万亿元)。而PIF估值则高达5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万亿元),这一数字比英超其余19家俱乐部老板的身家总和,还要高出好几倍。

  英超俱乐部资本占比图,纽卡斯尔新老板的身家比其他所有老板加起来的总和还要高很多

  《太阳报》报道称,萨勒曼王储拥有一艘价值4400万镑(约合人民币3.8亿元)的超级游艇,游艇上挂着达芬奇的名画《救世主》(Salvator Mundi),而这幅画是他花费3.3亿镑(约合人民币29亿元)买下来的。一些球迷戏言:“这么看来,纽卡还没一幅画值钱。”

  不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这起收购并非一帆风顺,谈判实际上持续了两年多,去年还曾一度中断。英国媒体透露,为此,沙特王储甚至曾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私下发消息,暗示若收购不成功,两国关系可能会受到影响。

  虽然纽卡目前在英超联赛7轮过后仅积3分,排名倒数第二,但有了中东资本的加成,喜鹊球迷(纽卡斯尔球迷外号)已聚集在主场圣詹姆斯球场外,疯狂庆祝。

  但与此同时,据《卫报》报道,英超其余19家英超俱乐部的老板对此次收购勃然大怒,他们将在下周召开紧急会议,联合这起收购。

  英国媒体已经将纽卡跟阿联酋曼苏尔酋长旗下的曼城,以及卡塔尔方面控股的巴黎圣日耳曼相提并论,将其并称为“欧洲三大富豪俱乐部”。

  起初萨勒曼王储看上的是英超另一豪门曼联,但曼联背后的老板格雷泽家族并不愿放弃这颗“摇钱树”,在抛出橄榄枝失败后,萨勒曼王储不得不更换目标。

  随后PIF尝试收购纽卡斯尔联队。据天空体育报导,2020年,纽卡斯尔联队方面已经接受了收购,但是英超官方却将其否决。原因是PIF的主席是沙特王储,该基金属于沙特政府主权基金,英超方面担心沙特王室会参与并插手球队事务,从而拒绝了这笔收购。

  小萨勒曼是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与第三任妻子的孩子,于2017 年被立为王储。除了王储身份,小萨勒曼还掌握着沙特诸多实权,担任副首相、国防大臣,并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中包括针对妇女的相关改革,如允许女性驾驶、足球比赛允许女性观众入场等。

  另一方面,沙特此前曾长时间与英超在中东地区的转播商BeIN体育存在纠纷。卡塔尔财团掌控的BeIN体育,自2017 年起,曾长时间在沙特境内难以开展业务,而沙特境内则盗播盛行。

  2017年,在小萨勒曼的主导下,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以卡塔尔“支持”和“破坏地区安全”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其实施制裁和封锁。直到2021年,卡塔尔才向沙特派驻大使,两国再次恢复外交关系。

  2018年,萨勒曼王储的批评者、沙特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伊斯坦布尔被谋杀。西方情报机构认为这起谋杀由萨勒曼王储指使。

  时至今日,仍有球迷和媒体对小萨勒曼的入主抱着反对和批评的态度,认为小萨勒曼收购纽卡是打算“靠足球洗白”。

  而PIF则成立于1971年,最初主要为沙特国家战略项目进行投资。从2015年起,PIF的管辖权从沙特财政部变更到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小萨勒曼成了PIF的实际掌控人。此后,PIF开始活跃于全球资本市场,已投资波音、Facebook、Twitter、Uber、软银、迪士尼等诸多知名公司。

  这一次, 沙特在和卡塔尔方面的谈判中也做出了让步,同意在国内禁止盗播,允许在沙特国内转播BeIN体育的比赛,并解决和BeIN体育的巨额索赔案件。

  不仅如此,PIF还将20%的俱乐部股份让给两位合作伙伴,而且向英超官方出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保证”,表示沙特王室绝对不会控制球队。当然,在媒体看来,这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保证并不会有什么作用。

  PCP资本首席执行官、纽卡斯尔联队新董事阿曼达斯塔维利称,会用“长期稳定的投资”确保纽卡斯尔联队一直保持冠军竞争力。

  为什么球员和球迷们都对这次球队的易主充满期待?主要还是因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袭来,让全世界的足球俱乐部都举步维艰。

  伍尔弗汉普顿流浪者队和纽卡斯尔联队于2021年10月2日进行的一场英超联赛。(图源:Getty Images)

  以纽卡为例,2020财年,纽卡的收入为1.764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3亿元),目前账上现金仅剩1400万英镑,只够给梅西发三个半月工资。

  国际足联(FIFA)新冠肺炎救援计划指导委员会主席奥利·雷恩公布了一组数据:疫情导致2020年全球足球界共损失1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28亿元)。

  但俱乐部的困境,给仍然保持充足资金流动性的新投资者们提供了良好的并购机会,比如来自中东的土豪们。

  纽卡名宿、前英格兰著名球星阿兰希勒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对于纽卡斯尔联队球迷来说,这是特别的一天,这是他们应得的。

  “这些球迷忠于并热爱着球队,纽卡斯尔联队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努力工作一周,为俱乐部花钱,就是想看到球队在周末可以获胜。所以我很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个城市充满了欢乐,而我也同样非常开心。”他说。

  阿兰希勒还表示,球队需要有耐心,“我们不期望球队几年内就能拿到英超或欧冠,我们只是希望事情会越来越好。”

  纽卡的球员和球迷们的确有理由对球队的未来充满期待,因为近年来,不少欧洲俱乐部都是在土豪老板到来后,实力大增并改变成绩与命运的。

  2003年,俄罗斯石油大亨阿布拉莫维奇收购了债务缠身的英超切尔西队。在此后的18年里,切尔西队获得了2次欧冠冠军和5次英超冠军。

  2008年,阿联酋阿布扎比财团接手曼城队,此前从未染指联赛冠军的曼城队,已先后拿到了5座英超冠军。

  2011年,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成为巴黎圣日耳曼队最大股东,巴黎队也因此囊括了10届法甲联赛中的7次冠军。

  此外,卡塔尔航空还赞助了拜仁慕尼黑及罗马,阿联酋航空是皇马的球衣赞助商,迪拜则是曼联的财务伙伴。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